良师如月照我行——漫记胡林声老师

 

李保祥

在我有限的求学生涯中,令我难以忘记丶永怀感激的老师有很多。但最让我敬佩、对我影响最大的却是胡林声老师。

记得在赵庄师范读书时,就已听到胡老师的大名,此后不断地在报纸、杂志上读到他的散文、现代诗大作。而真正接触却是缘于二十年后的一次书法展览。

2007年初冬,在"全县教育系统书法大赛”中,我的书作获得一等奖。校长有一天对我说:"胡林声局长很欣赏你的作品,他两次对我夸赞你的书法水平,你应该给他打个电话,以示感激"。于是,我要了胡老师的号码,随即拨通后,胡老师非常热情,鼓励了我一通。最后说:“抽空常来玩,来到后打电话,我去车站上接你”。胡老师大名鼎鼎,德高望重,能如此和蔼丶谦逊地对待我这样的无名小卒,简直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那年深冬的一个下午,我走进了匾额为"诗书第"的胡府大门。

他热情地接待了我,我们"一见如故",愉快地谈论了一些书法丶文学问题。记忆犹深的是,他说:"你的书法功力已经很深厚,启功体中融进一些《集王羲之〈圣教序〉》的结字和用笔,而且融合得很自然、很协调,这很难得,是成功之处。但启功先生的书作,粗细搭配很巧妙,而你的用笔粗细变化不大,这方面再用点心"。我当时就很惊讶于他对书法竟有如此丰富的见解。于是老老实实地承认:"您说的太对了,我买不到启功先生更多的字帖,只有他的一本《论书绝句百首》,我是把他的小字放大来学习的,所以学到了用笔和结构,而粗细变化确实很少,以后我会注意的"。

我俩又说到旧体诗词的问题。我说:“我对旧体诗词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但总有一种'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的顾虑,不知往这方面努力,有价值不?"。胡老师马上鼓励我说:好风景常在险绝处,做学问要有甘坐冷板凳的精神,且不说现在传统诗词复兴的势头很猛,即便学之、读之者寥寥,既然自己喜欢,就要坚定地走下去"。听后,我顿有柳暗花明甚至拨云见日的豁亮之感。

回来后,我想方设法买了一些启功体和其他字帖,努力全面提高自己的书法水平,在诗词上也更为用心了。

2011年,我心血来潮,自费印刷了一本书法作品小集,胡老师爽快地为我写了一篇序言。文中多有谬奖之处并饱含激励之语。我自然备受鼓舞。他先后将这篇文章发表于他的博客、《燕赵都市报》丶《邢台教研》丶《洺水河》公众号等多处期刊和网络,有力地提高了我的"知名度"。

2013年,胡老师希望我出一本个人诗集,我一点信心都没有。但在他的一再鼓励下,我还是答应了。他介绍我去找史作杰先生作序并题写书名,整个出书过程他亲自一一把关,有一次晚上11点了,他想起起某个细节又打电话通知我。定稿后他又介绍了一个印刷质量颇可信赖的广告公司,这让我少跑了好多腿,并少走了好多弯路。出书后,胡老师拿出几十本赠给威县文学界的朋友,实际等于对我作了有力的宣传和推介。文友们对该小集的编辑丶设计等方面都很满意,同时也知道威县还有一名叫李保祥的诗词爱好者。

不久后的一天,胡老师对我说:"你的书法、旧诗写得都很好,如果在乡下呆一辈子,就埋没了,我打算给你提供一个较好的平台,让你发展发展"。我这才知道了他的良苦用心,这对我来说,简直是千载难逢的机遇,但我看看两鬓皤然的他,考虑到他已退休数年,调我进城自然不免要多方协调,我本就无以报答老师的厚爱,哪里还敢麻烦他去为我多费周折呢?我俩骨子里都有一种旧式文人的清高,"懒向侯门曳长裾"。我之不愿攀援钻营,正如他的孤芳自守,岂能让他为了小小的我去"攻关"呢!想到这,我没表态,只是唯唯而已,此后也没任何回应,胡老师见我不积极,或许认为我有其他方面的考虑吧,所以也不便再提。但从这件事上我更感受到胡老师对我的无限关爱。

胡老师几十年如一日,手不释卷,明澈的眼睛里充满了智慧,我总感觉他宽阔丶明亮的前额就是一座袖珍书库。与他谈论,每次都有渊博似海的惊奇,而同时又有一种“如沐春风"的精神享受。

我们经常在电话里探讨一些书法丶文学界的问题,一谈就是半个多钟头,与他交流,其实就是自己充电的一个过程。

胡老师就是我治学道路上的一盏明灯,又如空中的朗月,照亮我努力的 方向,

有师如此 ,夫复 何求?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