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 今天

伴着学生乱哄哄的吵闹声,我紧张地走进了教室。学生见到新老师,脸上没有丝毫的胆怯,反而是不怀好意的喧闹声一阵又一阵地把我仅剩的勇气淹没。想想同事们对这个班的评价和自己刚接手的一切生疏,最后的一丝心理防线顷刻崩塌。

两年后的今天,我们终于迎来了毕业季。没有想象中的担忧,而是完全被另一种感伤所取代。我们因2016年的那个夏天结缘。一接手就是一路的不顺,学生难管,打架惹事,完不成作业,书写不成字,还对老师闹情绪等等,都被我这个半路杀出的班主任遇到了。那一年最是难熬,要适应新的工作环境,每天还要应付学生为我出的各种状况难题。那一年的冬天,时间格外的漫长。我几次病倒几次气的想吐血,就连期末考试都是在连续发高烧一个星期的情况下硬是坚持下来的。那年的那年格外地想赶快盼到他们毕业......

升入六年级,正如预言所说,学生的思想有了很大的波动,连班长都带头不学习。服装怪异,行为耍酷,还拉帮结伙。女生开始注重外表;男生开始讲义气讲哥们情义,打架斗殴,叛逆期毫无前兆地出现了。我意识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也清楚地明白,如果在这时不把这种不好的苗头掐灭,后果不堪设想。所以,那一次我发的火比以往都要大,连续开班会一周,带头闹事的学生也被叫家长,停课反省。个别家长不理解,当着学生和其他老师面给我闹难堪,我气得胃疼了两个多月,也从此落下了胃病。很多的时候自己反思:至于吗?值得吗?方法得当吗?或许正如同事所说,说说学生就算了,干嘛那么“较真”,干嘛跟自己过不去。如果真如那样或许可侥幸“叫醒”学生,等到他们的幡然悔悟。可直到今天我回想当时,还是觉得不后悔。 让我再从头经历这件事,我依然会那样处理,因为我要掌控的是大局,不能让小疾染了全身。他们不理解,但日子长了总会明白作为老师的一片苦心。

自从那次的风波后,班里逐步走上了正式轨道,班里纪律也比以前好多了。嚣张的气焰被打压了下去。我们班级卫生不行,我就带着学生向其他班级取经,把班干部叫到办公室向其他班的班长学习经验。带领全班同学到优秀班级去参观。学生们感触很大,卫生从此有了很大改善。在学习上我也常对学生做思想工作,让学生保持浓厚的学习氛围,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班的成绩有了很大的飞跃,比上学期在县期末考试提升了二十二名,学区第一。

紧张就在这俩个学期中过去了,我们一起经历了让人生畏的升学考试,又直至今天上午考完了最后的一场期末考。真真正正的为六年的小学时光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但在剩下的这几天里,我和学生才一起认识到原来一切都不那么可怕,最可怕的是别离,是原本好好聚在一起的一群人说散就散了。

人到分别、失去时才会分外感伤。这种情绪的滋生是在拍毕业照的那天,那天天气正好,人也正好,心情也正好。集体拍完合影后三三两两或三五成群的拍照才让懵懂的师生品到了毕业的味道。还不错,很新鲜,每个人的体验都是当下生成的,有欢愉,兴奋和莫名期待中的一丝冲动。看着另一个班的老师和学生拍了很多的照片,我当时在想,时间还多的是,不急,慢慢拍。

5月31日晚,学生们筹备了毕业晚会,学校给买了糖果和瓜子,我为学生下载了音乐并提前试唱排练。下午放了学,我和学生们着手布置教室。黑板上扎上了彩球,我书写了主题大字,数学老师分发了糖果,学生们说说笑笑,一切都那么美好。因为他们并未在我面前演出过,所以那天晚上的效果比预期的好上太多,不,是出奇的好。学生们的多才多艺展现了出来(原本以为我班的学生拿不出节目,晚会只能吃吃瓜子,唠唠家常),三句半,歌曲,小品,相声,rap和话剧等等,看的大家连连拍手叫好,我也被几个学生的才华横溢惊叹到出奇。学校领导观看演出时还特意备了礼物,一个大大的蛋糕上52朵鲜花傲人绽放。这也饱含了霍寨小学全体教师对孩子们的美好祝愿:愿孩子们在未来的日子能拥有如花般的美好人生。

晚会结束时,学生们把蛋糕抹向了我。头发上,脸上,衣服上到处都是。没有其他老师在场,所以也没人施救。说实话当时的我真的生气了,被奶油糊满全身,感觉一点都不美。跑回办公室,一边擦洗,一边抱怨。门外围满了学生,几个学生试探着进来,被我一顿质问:“你们几个没一个救老师的,我教了一群白眼狼吗?你们当时干嘛去了?”看着平时贪玩,马虎,常被我训斥的华超对我没有丝毫怯意,而是懂得来看我时,内心还是充满了喜欢和待见。匆匆洗了洗还是头发四起,根根冲天,坚如铁丝。那晚我是唯一一个被蛋糕“洗礼”的人,并且还是老师。生气学生的大胆,质疑这难道是他们嫌我平时管的太严的报复或宣泄?当我走出办公室的那刻,学生们集体向我鞠躬道歉,让我消消气。他们的真诚使我瞬间释然了,这未尝不是一种完美的方式,完美的表达,完美的结局,没在预期中,确比任何一种预期都要完美。我陪着孩子们把之前所有的努力所有的苦都吃过了,所以我们用“笑”来结束,多好!回家时,在漆黑的夜幕下,走了一路,笑了一路,这是我有生以来最为别致的一次经历,相信也会成为学生们最美好最深刻的记忆。

那晚之后,我把拍到的照片和视频及时的和大家做了分享。孩子们回到家纷纷转发并接收到了离别的感伤,纷纷感叹时间的匆匆与不舍,并用心的把相片制成了一份份不同形式的音乐相册,在音乐旋律和文字的渲染下,那种情绪一发不可收拾......

我利用八个多小时,多次修改弥补了没有录像的缺憾,把视频和照片融合在一部长达11分钟的小短片里,以来纪念我们之间的点滴与永恒。正如孩子们所说“时光不老,六(2)不散”。第二天在教室内拍大合照时,孩子们还是哭了,哭的撕心裂肺,我好几次收拾好情绪劝说他们,无奈还是没忍住,我感恩孩子们的一路相伴,感恩孩子们的努力,感恩我们的一起成长。也希望孩子们在以后的学习中,如能遇到严师请学会感激,因为越是严厉的老师,越是能教会你们本领。

发完资料,送走最后一名学生,就这样,我们毕业了。我从教六年,一路走来,在陪着孩子们成长和孩子们的陪伴下“毕业”了。一时还适应不了这匆匆的离别,朋友圈里充满着我的记录信息,面对人去楼空的那份凄凉,我写下:那一年担任班主任时他们是不懂事的一群孩子,转眼似水流年,两年过后,他们已悄然毕业,说不出的感伤。这种情绪渲染了大半个学校,依稀还记得那年那天的那节课。(霍寨小学    张丽丽)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